• <object id="8oeyc"></object>
  • <menu id="8oeyc"><s id="8oeyc"></s></menu>
    <input id="8oeyc"></input>
  • <xmp id="8oeyc">

    首頁     業務管理系統
    媒體報道 所在位置:首頁 > 公司資訊 > 媒體報道

    不冒煙的火電廠——專訪達華集團董事長杜永林

    發布時間:2014-12-12

     《環球財經》執行主編 徐吉軍    編輯韋嘉

    4月的京城,和煦的春風驅散了籠罩多日的灰霾,北京人迎來了一段陽光明媚的晚春。在長安街邊的一幢高樓里,《環球財經》一行人走訪了這家潛心致力于環保的企業——達華集團,并與董事長杜永林先生進行了深入交流。


                                                                 降低PM2.5技術成熟

    《環球財經》:近年來全國多個地區城市空氣污染嚴重,霧霾天氣頻發,PM2.5細微顆粒逐漸成為媒體大眾廣泛關注的話題??諝庵蓄w粒物的主要來源是什么?目前有哪些有效的控制手段?

    杜永林:過去多年我們的空氣質量評價方式,比如“優”、“良”是用PM10衡量,美國公布了PM2.5指數,公眾才逐漸關注PM2.5這個概念。

    北京市公布的PM2.5顆粒中,22.2%來自汽車尾氣,那是瞬間局域性統計的情況。各個地區的PM2.5顆粒主要來源不同。如果從全國范圍長期觀察, PM2.5主要就是燃煤造成的。這一個說法有大量的統計數據支持,環保部也公布了各主要行業由于燃煤所產生的煙氣、粉塵的排放量超標的數值。

    顆粒物的排放歸根結底是因為我國的一次性能源結構問題,我們的清潔能源的比例太低,煤炭比重最高約占比70%,天然氣僅占比4%。

    治理霧霾還存在一個存量和增量的問題。這么多年來,我們的工業生產排放大量的煙氣和細微顆粒物在空中積累,短時間內不能擴散,日積月累形成大量似膠狀物,粘在一起在空中隨風游蕩,這個巨大蘑菇云籠罩在中國上空。下雪了可能空氣就好一點、刮風下雨也好一點,臨近區域降雨了也會不同程度的好一些。

     

    《環球財經》:您之前提到的空氣細微顆粒物存量會自我消解嗎?

    杜永林:自我消解有一個時間過程。上述膠狀物會隨著地球的自轉的離心力不斷往外釋放消解,這里存在一個消解速度和增加速度的問題,消化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要想減少空氣顆粒物的存量,首先需要將增量控制住。但事實上,增量卻不斷變大。我國經濟增速高,煤炭生產量和消費量每年都在增加。北京達華低碳研究院受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的委托,為“十二五”能源規劃進行研究時,曾提出,要想把煤炭消費量控制住,需要下調我國的經濟增速目標。我國經濟高速發展了三十多年,到了今天,應該在保護環境的基礎上科學發展,不能走西方的老路,破壞環境、灰頭土臉求發展。

    目前令人高興的一個消息是北京市提出在2015年成為“無煤城市”。不過這一目標對改善北京市的空氣質量可能缺乏實際意義,因為形成霧霾的“膠狀物”是在更大范圍流動的,北京無法獨善其身。

    事實上,現在降低PM2.5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觀念和社會責任感問題。談起空氣污染,各個行業企業都習慣互相推卸責任,燃煤的推到汽車尾氣,鋼鐵廠推到火電廠。這些現象都表明有些行業企業缺乏對環境污染的切身之痛。如果各排污方都是事不關己的態度,那整個國家的污染怎么治理?

     


                                                            袋式除塵器是除霾神兵

    《環球財經》:您談到降低PM2.5不是技術問題,現在相關的技術有哪些呢?達華集團有沒有這方面的技術?

    杜永林:要有效減少PM2.5細微顆粒的排放量,必須對排放源頭暨發電、煉鋼、生產水泥等行業采取有效措施。在目前已有的細微顆粒處理技術中,使用國際上先進的PPS袋式除塵器的除塵性能應該最為適用。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使用的除塵設備中,袋式除塵器的使用比例除水泥行業比例較高外,其他行業都不高,電力行業中袋式除塵器的使用比例不足10%。

    達華集團旗下的山川秀美公司目前擁有回轉反吹、行噴吹和旋轉噴吹三種主流布袋式除塵技術。山川秀美應該是最早介入大型火力發電廠除塵的企業之一。達華集團在2008年兼并了一家公司,這家公司擁有袋式除塵器的技術專利,但并不完善,在剛剛使用過程中阻力很高,耗能太大。我們組織技術人員攻關,解決了這些弊端。后來這項技術得到國家發改委的支持,在珠三角和長三角分別找一家電廠做試點推廣這個技術,建成后又經過一年多的穩定試驗。經過權威檢測,在應用我們的袋式除塵器之前,原有的除塵手段能達到的排放效果是100200 mg/m3,采用我們的新技術效果提升顯著,降到15mg/m3以下。這一重大突破引起了很多部門的關注。2011年,中電聯在上海組織召開了一個火電廠袋式除塵技術推廣會議,現任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同志及國家發改委、環保部、上海市、廣東省的主要領導出席了本次會議,對我們的新技術予以高度認可。

     

    《環球財經》:您談到的100200mg/m3的排放效果是應用的什么除塵技術?

    杜永林:那是靜電除塵技術。靜電除塵這種手段,是在八十年代初應用國產濾袋不成功后而大規模采用的除塵技術,這種技術處理比較大的顆粒效果尚可,主要針對PM10以上的那部分,像PM2.5這樣微細的顆粒他就沒有辦法形成電荷吸在除塵板上。而我們近幾年開發的PPS新型濾料的袋式除塵器對PM10以下的細微顆粒效果更加顯著,因為濾袋里面沾灰后小顆粒糊成一層,越沾灰孔隙就越細,很微細的顆粒也能粘在上面除掉,對于治理PM2.5這些細小的可吸入顆粒物作用更大。

     

    《環球財經》:在用袋式除塵的同時應用靜電除塵效果會更好嗎?

    杜永林:就是所謂“電袋”吧!我認為這是電除塵不能解決問題而又對“袋除塵”效果不確信的一種折衷方案。這是一個過渡,經過一段實踐就會慢慢接受“袋式”除塵器了。從這個角度上看,從電除塵到電袋混合除塵也是一個進步。但是應該清醒認識到現在有一些誤區,覺得先用電除塵把大顆粒消除后再用布袋效果不是更好嘛!實際上不是。大小顆粒在袋式除塵器中有不同的作用,如果用靜電除塵器把大顆粒過掉,剩下全是細微顆粒物,就會在PPS濾料上形成板結層,同時電除塵在高電壓作用下,會產生“臭氧”、對濾料產生嚴重腐蝕,在這種雙重作用下使濾料使用時間大大縮短。河南電科院高級工程師江得厚曾經追蹤研究過47臺電袋組合式除塵器,在投入運行6-19個月后,濾袋強度嚴重下降,其中大面積濾袋破損情況占全部調查數量的70%。江得厚的結論是電袋組合除塵器不宜收微細粉塵和重金屬,電袋除塵器比布袋除塵器壽命短。

    雙重除塵技術應用在一臺除塵器中,不但會帶來雙重耗能,還對設備備品備件的增加和運行維護工作量都會造成不利影響。電袋組合式除塵器起不到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反而會造成浪費。發電企業在選擇靜電除塵器改造時,對電袋組合式除塵器應慎用。

     

    《環球財經》:我國袋式除塵的需求空間還有多大,各行業的需求狀況如何?我國除塵技術與其他國家相比是否存在技術差距?

    杜永林:空間需求非常大。7億千瓦的火力發電廠應用袋式除塵的不到10%,還有近6億千瓦的火電廠都是使用電除塵技術,一些小型發電廠更是烏煙瘴氣的。鋼鐵、水泥、化工廠、有色金屬、合成氨、鍋爐廠排放量更大,這些都有待使用袋式除塵技術。

    現在國際上應用比較多的袋式除塵技術是旋轉噴吹和行噴吹這兩項技術,這兩項技術已經被我國消化吸收了,目前很多地方都用我國自主研發的設備。在除塵技術領域我國在國際上是領先的,畢竟中國是除塵需求最大的市場。

    達華集團獨有的除塵技術,是回轉反吹,也就是近靜態清灰。這是我們自主研發的,在國際上處于領先地位。這種技術有三大優勢,一是回轉反吹需要應用的設備少,省去了空壓機,更加省電、節能、節材;二是濾袋的使用壽命比其他技術要長;三是在除塵的同時還能脫汞。

    在推廣袋式除塵技術的同時,我們還關注到這一領域的循環再利用。袋式除塵器的核心部件是“聚苯硫醚(PPS)除塵濾料”,目前我國需要大量進口聚苯硫醚這種原料,進口來源主要是日本和奧地利?!熬郾搅蛎眩?/span>PPS)除塵濾料”的使用年限一般為4年,必須定期更換。多數工廠對淘汰下來的“聚苯硫醚(PPS)除塵濾料”的處理手段是當作一般垃圾掩埋,或者直接回爐焚燒處理,這會造成二次污染。從節省社會資源的角度考慮,“聚苯硫醚(PPS)除塵濾料”的進口成本很高,作為垃圾處理是極大的浪費。我們研究出了廢舊濾袋的循環利用技術,通過添加劑增強性能,使之成為注塑原材料進行再生產,避免二次污染同時充分利用了資源。目前這一技術由達華集團北京國興五佳公司負責推廣實施。


     

    以治酒駕的態度來全民環保

    《環球財經》:我國目前針對各主要污染行業推出了比較嚴格的工業設施排放標準以及環保設備的強制安裝規定,這些規定是否有助于環境問題的解決?在執行中存在哪些問題?

    杜永林:這個標準非常好,也非常及時。這個標準的頒布有我們老領導的大聲疾呼,凝聚著他們的心血。中國宏觀學會會長、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常務副主任、全國政協常委房維中主任在2009121日向環保部部長周生賢同志寫信建議,一定要把這個標準提高。周生賢同志2009724日回信說“根據您在信中提出的建議,我立即安排相關部門組織專家進行了深入調研和專題研究,環保部決定對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進行修改?!?2011年國家公布新的排放標準將重點地區的排放標準提高到20mg/m3,一般地區的排放標準是30mg/ m3。這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嚴格標準。房維中同志多年以來一直對改善環境、節能減排工作十分關注,在近五年時間里十四份上書給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及各有關部委呼吁政府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治理大氣污染,使老百姓呼吸到新鮮空氣,讓天空變得更藍。我認為他是一位真正的藍天衛士。

    我們還需要看到,新的排放規定推出了,但如何有效落實是大問題。落實的關鍵是嚴格執法。環保部要求各地區嚴格控制煤炭消費總量,但在經濟發展的壓力之下,有什么辦法來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呢?即使有辦法,各地是否愿意去控制呢?這些都是問題。

     

    《環球財經》:十八大報告明確提出努力建設“美麗中國”,今年兩會因為霧霾天氣頻發導致環保問題成為輿論焦點。解決污染問題似乎迎來了黃金機遇期,但實際上卻存在很多阻力,這種現象的根源在哪呢?您認為還需要推出什么措施來應對?

    杜永林:從長遠來講,提高全民的環保的意識非常重要,每個人都要從我做起,每個企業也要從自身做起。環保部門應該研究迅速有效的提高全民的環保意識,讓每個人都具備正確的環保意識和責任感。所謂的全民環保意識,不僅僅是要求每個人少開一天車,主要的污染行業企業也應該自覺擔負起社會責任、向全社會公開污染源數據,讓全民監督?,F在環保部也發出了通知,要求重點企業將環保數據向公眾公開,但為什么一直貫徹不下去呢、為什么清潔發展的機制建立不起來呢,這就是思想認識和組織落實的問題。

    在加快認真地研究改變一次性能源結構的同時,要立即采取有效的緊急措施動員全民,使燃煤燃油排放的污染物總量不再增加,先把增量控制住。對污染物超標的行業企業,不但要追究經濟責任,還應該實行“環保問題一票否決制”,將環保指標與有關企業領導的晉升考核掛鉤。環保措施的落實就會立竿見影。我曾經提出,要像治理酒后駕車一樣來治理環境污染物的排放,實際上一點也不過分,霧霾天氣給人造成的病害比酒駕造成的危害還要大得多。酒駕能治理為什么污染不能治理呢?一是要立法、二是嚴查、三是重罰,這樣做下去效果一定會好。


     

    低碳經濟與新能源開發

    《環球財經》:自從在哥本哈根我國提出大幅度減排二氧化碳,低碳經濟成為熱點。達華低碳研究院作為集團的智囊研究機構,目前有哪些研究成果?

    杜永林:低碳研究院的成果主要有三個。第一個成果是提出“我國要控制能源消費總量”,這個建議在十二五能源規劃中被采納了。別小看這一句話,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對我國今后的經濟發展方式有很大作用。第二個成果是在全國第一個進行了非糧乙醇的發展路線圖研究,獲得了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的高度評價。第三個成果是中國可再生能源法的評價與建議的研究報告,也得到了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的認可與好評。

     

    《環球財經》:新能源產業與環保產業密切相關,至今為止,火電在我國經濟中仍然處于不可或缺的地位,您認為我國應該如何協調傳統能源與新能源產業的發展?

    杜永林:多年以來,我堅持認為我國應該大力發展天然氣,這是比較現實的。因為水電開發空間有限了,還面臨破壞環境的問題;核電存在安全問題;風電受季節和地區的限制;太陽能尚可,但發電成本很高,還有聯網的問題。比較現實的就是大力發展天然氣,很多能源專家也都贊成這個觀點。大力發展我國天然氣應該是我國今后制定能源發展規劃的著眼點和出發點。

     

    《環球財經》:我們天然氣的來源有沒有保障?

    杜永林:一般的說法是中國“多煤、貧油、少氣”,其實這是一個誤區。我們天然氣資源量相當豐富。

    天然氣分兩種,一種是常規的,如氣田氣、煤層氣、油層氣;另一種是非常規的,除了煤氣和油氣以外的,如水溶天然氣、沼氣、生物質氣、可燃冰氣等,還有頁巖氣儲量也很大。

    目前,我國天然氣開發主要是依靠三大石油公司,普遍是找油的同時找氣,但是找油和找氣完全是兩碼事。找油的方法是通常用地球物理勘探技術,實際上在地震及測井解釋中天然氣層和油層完全不同,用找油的辦法去找氣行不通,往往會漏下很多天然氣。

    頁巖氣在美國發展是很快的,美國很多火電廠是燃氣的,效率高多了,環境污染也改善了。

    中國的頁巖氣儲量不在美國之下,但中國的開采卻基本沒有大規模展開,小得可憐。目前面臨的困難是很多的,需要下決心花大力氣才能扭轉局面。


     

    二十年來能源夢

    《環球財經》:眾所周知,環保行業經濟利益有限,甚至經常賠錢賺吆喝。杜先生多年以來致力于環保事業,當初為何決定進軍環保領域的呢?

    杜永林:最初,達華能源高技術總公司是經過當時的原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和國家科委三個部委批準成立的,初衷是想依靠新技術來開發新能源。

    我國一次性能源結構中有近70%是依靠煤炭。我是學石油出身,怎樣改變我國的一次性能源結構、加快清潔能源發展是我一生的追求和夢想。從剛成立這個公司,我們就全力研究提高新能源的比重。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我們提出大力發展我國的天然氣工業。公司一成立就與當時天然氣技術在國際上領先的美國安然公司合作,研究怎樣在能源里面增加天然氣份額,減少煤炭比重。通過借鑒日本、韓國等引進LNG的經驗,開始研究在中國東南沿海地區適量引進口天然氣的建議。我們曾經向國家發改委建議在我國東南沿海地區建立四個大型的液化天然氣(LNG)接收基地。結果在當時(1995年)被評估公司給否決了,說LNG太超前不適合我們的國情。后來朱镕基總理提出大力發展液化天然氣(LNG)。于是這一建議得以落實,先在深圳搞試點,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液化天然氣(LNG)的引進基地,從國外大量進口天然氣。隨后在江浙、福建一帶陸續開展起來,緊接著西氣東輸、中哈天然氣管道工程竣工,天然氣用戶飛速增長,緩解了我國的能源壓力。

    很多老一代革命家都十分關心和重視發展清潔能源。我始終未忘原國務院副總理、石油部部長康世恩同志給達華集團的題詞:“依靠新技術開發新能源”,至今依舊掛在我的辦公室,作為行動的座右銘。達華集團除了搞液化天然氣(LNG),還在各地搞新能源的開發。從2008年我們還積極配合有關部門,開展天然氣的勘探工作研究——實際上就是頁巖氣的勘探和研究。但必須承認,改變我們國家的能源結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是要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才能做到的。

    雖然要改變我國的一次性能源結構很難,但煤炭燃燒清潔化卻現實可行。2012年,我們去內蒙酸刺溝三十萬燃煤發電廠參觀,這家電廠接受過我們袋式除塵技術改造。我看見電廠的煙囪,問電廠廠長:“煙囪怎么不冒煙呀?”廠長回答說:“你們改造后除塵效果好,煙囪看不見煙了”。目前,漳山電廠、上海外高橋電廠,還有湛江的電廠在應用了我們的袋式除塵技術后,發電廠的煙囪不冒煙了,被凈化了,已經干凈到了這種程度。如果能夠在除塵領域全面應用這樣的除塵技術,何愁天不藍,氣不凈?

    我的心愿就是隨著我國經濟實力不斷增強,技術不斷突破,我國的發展方式真正能夠做到“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

    配圖:

    抽文:

    1,現在降低PM2.5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觀念和社會責任感問題。談起空氣污染,各個行業企業都習慣互相推卸責任,燃煤的推到汽車尾氣,鋼鐵廠推到火電廠

    2,要像治理酒后駕車一樣來治理環境污染物的排放,實際上一點也不過分,霧霾天氣給人造成的病害比酒駕造成的危害還要大得多
    一区二区三区av无码观看_亚洲福利色视频在线看_日本中文字幕二区区高清_好吊视频欧美国产在线观看